浔遥

你是不是傻

徐杭喻觉得自己作为一个Gay,能和喜欢的人同居特幸福,可看着他与自己称兄道弟还只能陪笑附和又格外心酸。唉妈卖批,谁想和你做兄弟,我只想上你好吗?!


为了上学方便,徐杭喻和林宋成了合租室友。但因为不在一个班,放学林宋都会等徐杭喻一起回y t家。为此徐杭喻高兴了好久,放学故意拉磨着收拾东西。
林宋本来在班外等,可夏天又热又晒,等了几天就忍不住直接进班找他,还数落着
“你就不能快点。”语气却没有不耐烦。
“哦,我考虑下装什么书回家嘛。”
林宋直想翻白眼,“我还不知道你?回家又不学习,拿什么东西?快走,我要饿死了。”
“好好好。”徐杭喻随便拿了本书塞进书包里,“走了,今天吃你喜欢的那家小面吧。”


晚上,林宋躺在床上拿iPad看电影,明天是周末但也不担心晚睡。徐杭喻嚷嚷着要资源共享,硬是爬上来床一起看。
林宋看电影不怎么安分,老是爱动来动去,徐杭喻嫌烦,翻身直接压着他的腿,林宋觉得难受,伸手去推,徐杭喻又压上来,一来一回,俩人电影也不看了,专心打闹起来。
徐杭喻把林宋压在身下,问他服不服。林宋别着脖子不看他,也不说话。徐杭喻忙放开了他,试探的问
“生气了?”
林宋不慌不忙的坐起来,退了几步之后朝他吐舌头
“你个傻子。”
“嘿,你还敢骗我!??”徐杭喻说着又要动手。
“不闹了,不闹了,睡觉吧。”林宋是真怕了他了。
那人直接往床上一倒,大言不惭,
“你欺骗我感情得补偿我,那我就睡这儿了。”
“得了吧,你每次找借口来我房间睡,累不累?别了,你直接过来睡吧,别难为自己了。”
徐杭喻眼中闪过一丝被看透的尴尬,但更多的是兴奋,
“既然你热情邀请了,我就勉强接受吧。”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林宋连白眼都懒得翻,“还睡不睡了。”
“哎,来了,来了。”躺在床上徐杭喻还在傻笑。
“那个,电影还没看完.......”许久林宋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“噗”徐杭喻被林宋逗笑,“算了,别起来了,我给你讲吧。”
“你看过??”
“当然!”话说出口才发现反应过来,“呃,我重温一下嘛。”
林宋翻了个身,把背对着他,“讲吧。”声音辨不出感情。
借着微弱的光,徐杭喻看着蜷着身子的林宋,特别想从背后搂上去,敛了敛神。轻轻开口,讲的不算生动倒也波澜起伏。
许是因为安静的夜,林宋觉得徐杭喻的声音格外温柔。就当作睡前故事吧。可还没到结尾,后面的人就停了声音。
林宋觉得徐杭喻又在整他。翻身刚要质问,那人的睡颜就映在眼底,不由得笑了,轻轻弹了下他脑门,
“你个傻子。”
徐杭喻哼咛了一声,蹙了蹙眉,没有醒。



预报这两天有雨,徐杭喻备了把伞,没想到放学就下雨了,本计划着和林宋打一把伞,可那人也早已备好。
得,这下俩人距离反倒拉大了。
这雨下的突然,冒雨回家的人不少。
“李染?”徐杭喻喊住前面用校服挡雨的女生,“你没带伞啊。”
李染努了努嘴,“如你所见。”
“那一起走吧。”
徐杭喻帮她撑着伞又招呼林宋跟上。
因为不顺路,李染在校门口与俩人道再见。
“你把伞给她吧,我们可以用一把伞。”林宋看向在雨中等红灯的李染。
徐杭喻把伞递上去,自己躲在林宋伞下:“伞你拿着吧,我俩一起走打一把伞就行了。”
“你俩住一起???”
“恩......”
“yoooooo”李染笑的不可描述。李染作为徐杭喻的革命战友在这方面可没少怂恿他。
徐杭喻自觉的拿过林宋手中的伞,才反应过来,嘿!还真打一把伞了!忍不住的傻乐。
“你是不是真傻?”
“哈?”状况外的徐杭喻一时摸不住头脑。


周末,徐杭喻很自觉的爬上了林宋的床,洗完澡只穿着内裤的林宋吓了一跳。
“你邀请的啊,我就来了。”面上装着无辜,眼却上下打量了一番。啧,这瘦弱白嫩的身体啊。那人身上还带着刚洗过澡的潮气,小脸微微泛红,格外诱人。
“咳。”林宋干咳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,你去洗澡吧。”
“啊?哦,好、好好。”徐杭喻走向浴室的背影竟多了分落荒而逃。
再回到卧室,林宋已经睡了,身上还多件过长的T恤。
“林宋?”
没人回应。
“林宋?小宋宋?睡了吗?”
依旧没人回应。
睡着了呀……
徐杭喻鬼使神差地就吻上了林宋的唇,或者说是没经过大脑的反应就做了幻想好久的事。过近的距离,甚至感受到了林宋睫毛的轻颤。徐杭喻僵着不敢动,进退不得,发现林宋没有醒来的意思,才轻轻的离开。
关了灯,躺在床上,心还是通通跳个不停,像是要跳出胸腔。徐杭喻深呼了一口气,暗暗骂自己没用。可他是真的怕,怕那双好看的眼睛中流露出的厌恶。啧,怎么偏偏就对直男动了心。
陷入担心和自责中的徐杭喻不知道黑暗中林宋睁开又闭上的眼睛。



徐杭喻伪装的很好,那晚的事连同自己的感情。只是不住的回忆那个算不上吻的吻。嘴唇的柔软,带着凉凉的温度,鼻间满是沐浴露的清香,是两人一起挑选他喜欢的味道。这都让他思念,快要发疯。
那又有什么办法呢。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。
可徐杭喻觉得今天的林宋格外沉默,从放学到吃晚饭一句话也没说。徐杭喻看不过去,忍不住开口,
“你怎么了?”
“我要转学了。”
两人异口同声。
“什么?!”徐杭喻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。
“转学。”
“为什么???”
“我妈觉得那边更好一点。”
“哦,是吗。”徐杭喻的声音像是被抽走了灵魂,“那挺好的。”
林宋眸子闪过一丝怒气,迫使徐杭喻抬头,对上他飘忽的眼神。
“你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吗?”
“又不是我挽留你就会留下......”声音更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“徐杭喻!”林宋提了几度音量,认真的说,“你不仅傻,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!那天晚上我根本没有睡着!”
“对对不起,我只是一时冲动……唔......”
林宋凑过去,与其听不愿意听的话,不如堵住他的嘴。一个算不上缠绵的吻,却是林宋先红了脸。
“真不知道我他妈为什么会喜欢 你?!”
“你?我,我.....”徐杭喻张了张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。
“对,是你想的那样,所以你现在还打算挽留我吗?”
徐杭喻点点头。
“那你想我转学吗?”
又狠狠地摇头。
“那我就不转了。”
徐杭喻看林宋噙着笑,忍不住问,“你说转校是开玩笑?”
“不,是我妈要求的,但我这点事的决定权还是有的。”林宋看出了徐杭喻的顾虑。
所以最后结局他不但没有转学,还向我表了白!!?徐杭喻重启了脑子,脸上表情又生动起来,忍不住的傻笑。
林宋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“太,傻,了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