浔遥

今日份瞎拍

记念

BGM:《记念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35625821/?userid=280656508 

很久之前写的了,再回头看,什么东西啊都是,但读了读还是能回到那时候小小的心动,能勾起嘴角,半真半意淫吧。

栀子大大咧咧的和男生称兄道弟。

kyle班里的积极分子爱打爱闹。

机缘巧合,俩人坐了同桌。

栀子物理特别差。

kyle是物理课代表。

栀子每次写起物理作业都发愁,托着下巴戳卷子,唉声叹气,“想我冰雪聪明,怎么能栽在物理上!”圈了一堆题,扔给kyle求解答。

kyle看都没看卷子,正色说,“你知道这叫什么吗?智商压制你。”鉴于有求于人,栀子露出一个威胁的微笑,“讲!”

勉强写完了卷子,栀子心满意足的准备收起来,就听见kyle好像自言自语一样,“我学习物理先把章节的知识点通一遍,再着重于公式……”

栀子先是一愣,又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。

栀子和kyle吵架了。

错在栀子,她误会了kyle,吼了他几句还说出恶狠狠的话。

被错怪的kyle也是气的不行。

四目怒视,气氛一下子激烈起来。

别人提醒栀子才知道是怼错了人,脸色一下子尴尬起来。

“对,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……”

正在气头上的kyle自然也没给她什么好眼色……

回家了之后,栀子翻来覆去睡不着,偷偷拿着老年机,一条短信删了又删,扣着九键一咬牙发了出去。

等了又等,一条回复

“……”

enmm这应该是不生气了吧……?

下午上学,俩人都默默地不说话,栀子心里有点打鼓,不知道该怎么像往常一样插科打诨。

“你还给我发短信,浪费我话费……”kyle的声音漫不经心。

栀子抬头去看他,kyle也正看着栀子。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终于,和好了。

栀子最近很迷周杰伦。

kyle对她的疯狂嗤之以鼻。

“诶!你会唱《说好的幸福呢》吗?”栀子拉着kyle的袖子问。

“嗯。”kyle回答的不冷不淡。

“唉,怎么唱来着,我还没学会。”栀子小声嘟囔一句,回想了一下曲调,无果。

“怎么了,你累了,说好的,幸福呢……”

kyle的声音,很慢,很轻……

“我唱的好吧。”kyle唱完扭头看向栀子。

栀子眉眼弯弯,鼻音轻轻,

“嗯。”

kyle是足球爱好者。

栀子对足球一窍不通。

下午难得的休息时间kyle总是用来踢足球,大汗淋漓之后用洗去脸上的汗水格外舒坦。带着一身热气和发梢上的水珠回到位置上,自然而然的接过栀子递过来的纸。眼底藏不住的开心。

“赢了?”

“那当然!你不知道我那一脚踢得有多好!力缆狂澜……”kyle讲到喜欢的事,眼中好像闪着光,神采奕奕。

栀子安静的听着,附和着点头,即使她不怎么了解。

其实kyle不知道栀子的纸每天都是给他准备的。

栀子不知道的是,kyle接过递来的纸早已成了习惯。

说起栀子和kyle的第一次对话,好有点好笑。

刚开学,大家都彼此不熟悉。

下课自来熟的栀子到处去借杂志,借到kyle面前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你竟然不知我叫什么?”kyle一脸嫌弃,最为班里的活跃分子,可是经常被起哄的对象。

栀子觉得好笑,

“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不就结了。”栀子转身离开,还不忘把杂志拿走。

那时候有些争锋相对的他们还不知道后来会有那么多交集。

kyle受伤了,骨折。

所幸伤的左胳膊,但还是带来很多不便。

kyle用打着石膏的手臂压着文件夹,另一只手整理卷子,迟钝的胳膊总是不能和手配合。

“真是活该你,胳膊也能撞上消防栓。”栀子一边嘲笑一边拿过他的卷子,分类捋平折角放进文件夹里。

“那个,你顺便帮我弄一下书包吧。”kyle难得有求于她。

栀子得意的托住他受伤的胳膊,拎过书包带,帮他背好书包正了正位置。还自觉地替他拉上外套拉链。

kyle没忍住笑出声,“哎,你好像我保姆啊。”低头看着直到他肩膀的栀子。

“啪!”栀子一下子打在他石膏上,“如果你两个胳膊都骨折了,是不是不用来上学了?”

“开玩笑嘛,要关爱病人,以后还要多拜托你。”

“哦!”栀子冷漠脸。


“速看!好诗分享!”栀子拿着书给kyle看,是一首泰戈尔的诗。

“你我之间的爱像歌曲一样的单纯,
没有现在以外的神秘,
不强求那做不到的事,
没有魅惑后面的阴影,
没有黑夜深处的探索。”

kyle想了想说,“那我给你写首诗。”

短短四句,递给栀子之后,kyle到是出门了。

“我欲举烛星随月,
却喜夜弥风吹花。
忽闻欢声伴笑语,
原为以你桂香来。 ​”

栀子一字一句念出来,这什么啊?都不押韵!我还以为有多厉害。撇了撇嘴随手放在一边。

眼睛再次瞟过的时候,等等!这首诗斜着看!是,我,喜,欢,你!

栀子一下子怔住,这,这什么意思啊?是写给我的吗?表……表白?不对不对,不能自作多情,一看就是哪抄的土味情话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栀子心跳快的吓人,看到kyle回来也不敢说话,直勾勾的盯着作业,眼神却没有聚焦。

没想到,kyle直接凑的很近,“看懂了?”是肯定句。

“所以,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很轻但恳切。

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样,栀子把头埋在胳膊里,微微点了点头。

随即耳垂感觉到了温柔的揉捏,却错过了kyle发红的耳朵。


我最喜欢的两个太太同框了!!激动一下

白砚川:

|2017年度总结|8P

终于年总啦~谢谢大家这一年来的照顾~
比哈特♥~

kk是爱调侃oo,可那也是分的清场合。
没有人愿意陪你笑

不记得之前看哪位太太的文,看起来kk是那个主动的,其实小o才是更勇敢的那个。就像现在,kk的路明显走的中规中矩,按公司安排的走,按市场大势走。小o更随心一点,追求喜欢的,看着天真其实很有自己的主见。